紅網長沙1月22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雷沛)“你得了千年難遇的性病。”醫生的一句話讓小鄭(化名)嚇蒙了。
  小鄭是一名美髮店的工作人員。因發現腰腹、大腿乃至下體都冒起水泡狀的疙瘩,他去了長沙長海醫院就診。醫生口中的“千年難遇”指的是皰疹。小鄭事後去了其他公立醫院檢查,結果是疥瘡,一種皮膚病。
  21日,長海醫院退還了小鄭3050元的診療費用。
   “病歷本上的病情是補上去的”
  小鄭是1月13日下午去長海醫院就診的。小鄭說,儘管覺得自己患的是皮膚病,但他被指引到泌尿外科就診。一位名叫周寬餘,頭銜是“男科主任”的醫生接待了他。
  “周醫生說,我得了千年難遇的性病”,小鄭說,驗血、驗前列腺液…一輪檢查下來,醫生這一句話令他半天回不過神。當時周寬餘告訴小鄭他患有兩種病,一種是慢性前列腺炎,一種是皰疹。“千年難遇”的性病指的正是皰疹。
  小鄭說:“我問治療大概需要花多少錢。他告訴我一次大約兩三千,前兩三次非常重要,讓我先治療再說。當天的治療,我一共花了3070元左右。”
  到了晚上,一位有經驗的朋友告訴小鄭,一些私立醫院有“坑人”的情況,讓他再到公立醫院檢查。次日,小鄭前往長海醫院索取病歷本,打算前往長沙市中心醫院複查。
  此時出現的一系列事情,令小鄭心生疑竇。他說:“13日看病,醫生沒有把病歷本給我。我第二天去拿病歷本,發現病歷本上什麼都沒寫,醫生臨時補了一些話上去。13日的檢驗報告,醫生也想撕掉,被我攔了下來。”
  只花了300元病好了
  14日下午,小鄭在中心醫院經過驗血、化驗皮膚樣本,被診斷患的是一種名為疥瘡的皮膚病。他說,自己三次問醫生“我有沒有性病”,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覆:“第一次把長海醫院的病歷本、檢查結果給醫生看,醫生說我沒有性病。第二次,在中心醫院的檢查結果出來了,問醫生,醫生說我沒有性病。走之前,我不放心,再問了一次,醫生的回答還是一樣。”
  在中心醫院連化驗帶買藥,小鄭只花了301元。一周過去了,用著這些藥,他的病情大有好轉。1月21日,聯想到之前在長海醫院治療的情況,小鄭越發覺得有異,前往長海醫院討要說法。
  醫院承認醫生說法“確實不應該”
  小鄭說,周寬餘那句“千年難遇的性病”,令自己受到了極大傷害。眼看就要過年,如果真得了這種病,回家時會感覺臉上無光。
  1月21日上午11時,小鄭前往長海醫院找到周寬餘,想要個說法。被告知中心醫院的診斷結果,周寬餘依然堅持著原來的說法:“(你這病)怎麼不是千年難遇?”
  小鄭的病真的是“千年難遇的性病”麽?記者找到一家公立醫院,請一位皮膚性病科醫生查看小鄭的檢查結果。這位醫生說:“長海醫院的這些檢查結果,小鄭的情況都是陰性。不能支持他患有性病的判斷。何況,皰疹、疥瘡、前列腺炎,哪一項都不能說是千年難遇。”
  長海醫院一位名叫黃開鋒,名片頭銜為“男科專家”的領導在接待小鄭時承認:“說千年難遇確實不應該,周醫生不該用這種話來嚇唬患者。”同時他表示,周寬餘的治療方法“有一定問題”。
  那為何周寬餘會將疥瘡診斷為皰疹,並定義為“性病”?黃開鋒解釋:“中期的疥瘡和初期的皰疹,在外觀上有一定的相似。我們說的‘性病’是一種廣義上的,只要可能因為性行為發生傳染的,都是性病。比如感冒,你通過和異性接吻傳播,我們也可以說它是(性病)。”
  看過小鄭在長海醫院的病歷、收費單,黃開鋒說,周寬餘開出的藥“是一些消炎藥”。小鄭問,消炎藥是否可以治療性病?黃開鋒表示這隻是根據小鄭的病情做出的“廣義的治療”:“因為有可能是皰疹,有可能是疥瘡,所以採取廣義的治療。消炎藥不會給你身體帶來負面效果。”
  最終在雙方協商下,長海醫院退還了小鄭3050元診療費用。黃開鋒代表醫院向小鄭致歉。  (原標題:長沙一醫生稱患者得千年難遇性病 實為普通皮膚病)
創作者介紹

雛菊

izwzsr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