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位受訪家長表示:“都說教育是百年大計,可現在入學政策變來變去,從買房入學到入戶滿三年,從擇校到拼房,從瘋狂的小升初考試到九年一貫制,我們都無所適從了。”
  新華社“新華視點”記者 烏夢達 孔祥鑫
  日前,教育部下發通知要求北京等19個重點大城市的義務教育在2015年實行免試就近入學政策。看似堵住了“遞條子”“送票子”,卻衍生出更加瘋狂的“拼房子”。
  記者近期走訪發現,儘管多地房屋成交量下降,但各地學區房市場迅速升溫。很多重點小學、重點中學周邊區域的學區房價格持續上漲,沒有最貴,只有更貴:300萬元買一個不足10平方米的“蝸居”,買了不為住,只為名校學位。
  就近入學一齣每平米漲10萬
  根據教育部文件要求,到2015年,19個大城市所有縣(市、區)實行劃片就近入學,100%的小學劃片就近入學;90%以上的初中實現劃片入學。就近入學政策一方面堵住了擇校拼爹的口子,但馬上催生了更瘋狂的擇房門檻。
  ——300萬元買“衛生間”
  享譽京城的北京市第二實驗小學位於西城區狹長的衚衕里,學區房不少都是老舊的平房,但價格已經被炒到了每平方米近30萬元,並且房源稀缺。一個不足10平方米的單間,比衛生間大不了多少,要價稅後實收300萬元,不還價。中介表示:“不是一房難求,甚至一平難求。”
  ——舊樓比新樓貴
  位於北京市東城區的培新小學是該區知名的重點小學,學校地處一批修建於1986年的舊樓群中,因為培新小學的存在,這些近30年的六層老樓價格已經被炒到了每平方米6.5萬元以上。毗鄰舊紅樓的某小區,儘管外觀時尚、配套現代化,但由於配套小學一般,價格每平方米就低了2萬元。
  ——區域抱團漲價
  在中關村等傳統學區,由於重點小學和中學眾多,形成了遠近聞名的學區房價格高地。以中關村二小為例,“去年每平方米才8萬多元,現在學區房已經往10萬元以上飆,而且附近學區房一起抱團漲,最便宜的總價也要300萬至400萬元。”中介表示,“除非把這些好學校都搬遷重新擺放一遍,否則這裡的學區房市場不可能降下來。”
  >> 下轉第十五版
  >> 上接第一版
  部門政策常變百姓總受傷
  在此次教育部及北京等城市相關政策中,備受關註的一招是出台“九年一貫制”:一所學校的小學和初中施行一體化的教育,小學畢業直升本校初中,小升初原則上不許擇校流動。
  不久前,車道溝小學改頭換面,以北京理工大學附中小學部的名義正式揭牌,背靠北理工附中這所重點中學,讓其一夜成名。今年以來,北京市東城區、海澱區已經陸續有10餘所“九年一貫制”學校出台。這些搭配大都是名校搭配普通學校。
  在一些教育界人士看來,以“豪門”帶動“寒門”,這是緩解擇校難的一個辦法。東城區重點中學171中學校長陳愛玉表示,貫通小升初的升學通道,對減輕家庭負擔、緩解擇校難有正向效應。
  但一些家長髮現,儘管學區的範圍還未公佈,卻已讓這些魚躍龍門的學校附近的學區房率先瘋狂。一位中介告訴記者,在公佈與171中學“聯姻”的青年湖小學周邊,不到1個月,房價已經從每平方米5萬元左右漲到快6萬元。
  “沒有招生簡章,也沒有學區劃分,但現在必須先占坑,等到都公佈了,一是沒這個價了,二是連房都沒了。”北京一位在事業單位工作的家長訴苦表示。
  幾位受訪家長表示:“都說教育是百年大計,可現在入學政策變來變去,從買房入學到入戶滿3年,從擇校到拼房,從瘋狂的小升初考試到九年一貫制,我們都無所適從了。”
  名校名師集中難解資源不均
  教育資源不均衡,名校和名師過度集中,衍生了大批擇校生,既違反了教育公平的原則,也產生了尋租腐敗的空間。北京一位教育部門工作人員表示,與過去的權錢擇校相比,就近入學是一大進步,形式上公平很多,但是目前也可能刺激畸形拼房。
  “如果學校之間教育差距大,就近入學也難免是句空話。”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,有關部門改革的初衷不錯,但義務教育資源均衡應該優先於就近免試入學,但現在堵住“遞條子”,也難解“拼房子”。
  財經評論員馬光遠認為,小學生考試沒有排名,但學校之間卻搞排名,造成互相攀比,實在不應該。一些老百姓為了獲得更優質的教育資源,只能去購買學區房。
  專家表示,教育改革,應該多從教育部門自身“開刀”,不能總是折騰家長和孩子,要學會用最小的“傷口”換取最有效的改革推進。
  一位小學語文特級教師表示,教育改革的重點應該是教師普遍輪換,待遇全部實現平等,加大貧困地區教師培訓和教育經費投入補貼。“高峽出平湖,沒有了落差,教育資源自然合理分配。但我從教近30年,向有關部門建議了10多年,一直沒有得到有效推動。”
  (原標題:10平米學區房稅後300萬)
創作者介紹

雛菊

izwzsr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